zhongyuanlawyer

中苑精英

您当前位置:安徽承运发运输有限公司 > 中苑精英 > > 中苑精英
王文贵律师

 

    王文贵,出生于1982年,青岛大学法律硕士,现任山东中苑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财富传承与婚姻家庭部副主任,青岛律师协会民事委员会委员。擅长财富传承业务、婚姻家庭业务、涉外事务、公司事务、合同纠纷业务、海事海商事务、离婚案件、不动产买卖等。王文贵律师为人正直,工作认真,思维敏捷严谨,法学理论功底扎实,英语口译、笔译能力强,经常接受涉外法律事务,翻译过无数法律文件。曾接受某大型合资企业的委托,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解决该企业与国外某企业的合作纠纷;接受市法律援助中心的委托为尼日利亚籍被告人进行辩护;为某新加坡企业与国内某知名电视台制作的搏击类节目提供全程法律服务。先后担任多家合资企业的法律顾问,为顾问单位的各项日常法律事务进行规划谋略,为公司健康发展出谋划策,防范及规避法律风险,起草、修改、审核公司各类合同,出具法律意见书,制定企业风险管理方案,代理公司处理各类案件,均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发表的论文有《论夫妻出资购房离婚时的房产分割》、《浅析好意同乘的侵权责任》、《刑事和解制度研究》、《浅析刑事和解制度在我国具体诉讼阶段的构建》。执业以来,为委托人挽回了大量经济损失,广获好评。

办案理念:忠于法律、诚信服务、勤勉尽责、维护权利

联系电话:(053285800160

    机:18563978277

    真:(053285818100

    箱:wangwengui@zhongyuanlawyer.com

执业证号:13702201211141884

案例1、无单放货谁之过

基本案情:2011126,原告甲国际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一纸诉状将被告乙公司以海上货物运输合同无正本提单放货为由诉至法院。原告称,20101月至20115月间,原告与韩国某公司签订服装贸易系列合同,由原告分期分批向韩国公司出口。合同签订后,原告分期分批委托被告承运出口服装,被告向原告签发了相应正本提单24份,而韩国公司并未付款赎单。20111114,原告持24份正本提单到釜山港保税仓库处理该批货物时,得知价值576728.06美元的货物已被他人提走。原告手持24票正本提单、售货合同、商业发票及韩国釜山港保税仓库的单证,证明被告未收回正本提单而将货物放行。

而被告则提供了韩国关税法、关税厅告示,其规定韩国进口的货物应储存在保税库,进口货物通关不需要提单正本及承运人的放货指示,还提供了保税运输申报书,证明其已将货物交给保税库,义务已经完成,放货是韩国主管部门的行为,被告无过错。且根据海商法的规定,原告的起诉已超过诉讼时效。

那么,价值五十余万美元,近七千箱货物在未见正本提单的情况下被提走,究竟是谁之过错?

    作为原告的代理人,本律师认为本案系由涉案提单所证明的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其中涉及一个重要的法律问题,即承运人的责任期间。依照我国《海商法》和国际航运惯例,被告作为承运人,其风险责任自接收货物签发正本提单始至交付货物收回正本提单止。在承运人接收货物、收回正本提单前,本案提单项下货物属于被告的掌管期间,被告对货物负有谨慎保管、正确交付货物之合同义务。在被告掌管期间货物如何交付的举证责任应由被告承担,被告如不能举证证明其已正确发行货物交付义务,则被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案货物运抵目的港,储存于当地保税仓库,只是运输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在未收回正本提单前,被告的合同义务并未完成。被告所举韩国的有关规定,不能成为免除承运人向正本提单持有人交付货物的合同义务。

  另外关于诉讼时效期间。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根据我国海商法的规定,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承运人应向特定对象交付,而非向任何人交付。本案承运人向非正本提单持有人交付货物,不能视为履行交货义务,因而不能作为提单持有人向承运人索赔的诉讼时效起算依据。托运人只有收到结汇银行退回的单证,才能向承运人主张权利,因此,诉讼时效应从此时起算。

 最终,法院采信了本律师意见,判定被告承担无正本提单放货的违约责任。

 

案例2、运费究竟应由谁承担

基本案情:20115月至6月间,甲远洋公司下属单位A货运部委托乙国际货运有限公司将胶南市B公司出口的家具从港运往荷兰鹿特丹、德国汉堡、日本神户等港口,累计海运费2117美元,其他运费10375元人民币。甲远洋公司货运部经理曾写下付款保函,但始终未能付清款项。乙国际货运有限公司遂将甲远洋公司起诉法院,要求其支付运费。

被告甲远洋公司认为,20094月,被告与胶南市C运输公司签订国际货运合作协议书。该协议规定:双方同意在胶南市设立甲远洋公司A货运部,被告同意C公司在胶南市以货运部的名义按国家及当地政府法规规定办妥有关手续后,对外开展有关国际集装箱运输业务。货运部的所有权属C公司,C公司应承担货运部对外业务活动中的一切责任。因此,A货运部的欠款行为应由C公司承担。

    本律师作为原告乙国际货运公司的代理人参加了诉讼过程,认为:本案是一起货代合同纠纷案。被告拖欠垫付运费的事实清楚,关键问题是原、被告之间是否存在法律关系。

  本案中A货运部与原告之间的货运合同关系是毫无争议的事实。而A货运部并非为独立的法人,其未经工商登记注册,只能视为被告的一个内部机构。至于A货运部是被告与C运输公司合作的产物,原告一概不知。在此情况下,既然被告同意A货运部以其名义开展业务,也就是说同意以被告的名义对外从事民事法律行为,那么该民事法律行为的主体就是被告,对外承担一切民事责任的也应该是被告。所以,被告没有理由以其与C运输公司的合作协议进行抗辩,拒绝承担由其下属内部机构A货运部对外开展业务所发生的法律责任。

   最终法院采纳了本律师的辩护意见,最终判决:被告甲远洋公司赔付原告乙国际货运有限公司海运费a美元,折合为b元人民币,其他运费c元人民币,2项合计共d元人民币。   

案例三:对无权出租场地者的律师函

基本案情:20XXXX日,A某与B某签订场地租赁协议,约定“乙方(A某)租赁甲方(B某)位于大王村场地一处,租赁费共计X元。租用期间,甲方(B某)义务协助乙方(A某)解决外来问题。”协议生效后,A某按约定向B  某支付了租赁费共计人民币Y元(包含预付第二年部分租赁费)。

由于B某一直无法提供该场地的使用权来源及合法用地手续,导致A某根本无法正常使用土地,筹建的厂房等设施也被拆除,造成原告经济损失巨大。鉴于合同目的已无法实现,A某遂提出与其解除租赁合同。

律 师 函

B某先生:

山东中苑律师事务所接受A某的委托,就大王村场地租赁合同事宜指派王律师向你发函如下:

20XXXX日,你与A某签订了场地租赁协议,约定你提供大王村的场地一处出租给A某。场地租赁期间,你有义务协助A某解决外来问题。但实际你对该土地并不能提供合法的使用权来源,也没有任何用地手续,导致A某无法建设厂房,更无法正常使用。

经了解,该场地的所有权人大王村并未向你出具任何使用该场地的授权或其他手续,你在没有取得场地合法使用权的情况下无权对外出租。由于你未如实披露事实,导致双方约定的合同目的根本无法实现,给A某造成了较大经济损失。故A某特委托本律师向你郑重提出以下声明:

一、如你在收到本律师函三日内仍不能提供该场地的合法用地手续,则A某与你的《场地租赁协议》正式予以解除。

二、双方合同解除后,请你立即向A某返还已收取的租金人民币Y元,并赔偿因此产生的建设费、搬迁费等经济损失。

如你仍怠于履行上述法律义务,则我方将不得不采取法律手段,主张包括租金本息、违约金、滞纳金、诉讼费、评估费等在内的各项权利。望慎重考虑,避免讼累。

 

特此函告。

 

                                    山东中苑律师事务所

                                        律师:

                                               

 

案例四:一起国际经济仲裁案件的英文最后陈述

基本案情: 2001年4月3中国某汽车公司与澳洲某汽车公司签订《中澳关于建立青岛某汽车公司合资企业合同》(以下简称《合资合同》)约定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由合资双方共同平等出资承担。出资形式为,中国某汽车公司位于青岛市某区的工厂、机械、设备等;澳洲某汽车公司的A技术等2001810合资企业登记成立。因双方就出资技术作价等方面出现分歧,为此双方从合资企业设立起便开始不断协商。同时每年又就企业延期出资期限不断地向登记管理部门提出申请。2010年后,被申请人便不再就出资问题进行商谈,不再理会申请人协商意向。中国某汽车公司只能依约将澳洲某汽车公司诉至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要求解除合资合同。

Final Statement

Respected chief arbitrator and arbitrators,

    The joint venture contract has been signed over twelve years between the applicant and the respondent. The contract stipulated that the period of joint venture is 30 years. And now the time has passed more than 1/3.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the approval documents and contracts, all capital contributions shall be happened twelve years ago. Even the most important content of the contract has not yet been performed today. Clearly, it has against the purpose of legislation of joint venture law and also against the intent of both parties enter into a contract of twelve years ago. It has been unable to achieve the purpose of the contract.

In twelve years, both parties had negotiated with each other continuously on the problem of investment; finally they could not reach the agreement. So in recent years both despair. In this twelve year period, the enterprise’s operating activities cannot be developed for lack of investment. Some Chinese investment assets have been executed done by the debtor. So, about 200 employees of our early recruitment have no source of income, and more than 150 workers of them to impact the local government for help. The plant property has been abandoned, and a lot of social wealth has been lost for twelve years.

Therefore, we hereby apple to you for arbitration and support the claims of the applicant, to terminate the joint venture contract as soon as possible, to avoid enlarging loss of the social property, so that employees can get an early settlement, avoid because of already cease to exist except in name contract caused more social disharmony events.

                                        Applicant:

                                           Date

上一篇:冷博律师
下一篇:赵琰律师

Copyright(c)中苑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鲁ICP备06010386号安徽承运发运输有限公司监督投诉电话:85816883 80920297 85812869 85815637 85813597 传真:0532-85818100

时时彩平台 500万彩票 北京PK拾 江苏快三 时时彩平台 pk10开奖 pk10开奖 500万彩票 500万彩票 北京PK拾